美得不行的古代诗词,你喜好哪句?

浮生只合尊前老,雪满长安道

这首诗的“雄鸡一声天下白”最为有名,可是“天荒地老无人识”这种颓废的夐远悲凉真是太迷人了。

个别说风来雨至,这里比喻分别。风来了,雨就不远了,终归是要辨别了,不管怎么辛苦阻挡风的到来,该来的雨还是人不知鬼不觉间来了。有些诗句就是因为其含意不可言明只能意会才愈发玲珑宝贵。

天荒地老,有人识得。当浮一大白。

庭院深深深多少许?杨柳堆烟,帘幕无重数。

契阔阻风期,荏苒成雨别

这句说时光荏苒,转瞬又是岁暮,雪满京城,寂寥寡欢,唯有借酒遣日罢了。“雪满长安道”是其中最爱的一句。长安红瓦晧雪,浮生皭皭白头。真是想想都要丢脸去世了。这首《虞美人》第一句“芙蓉落尽天涵水,日暮沧波起”,也很精致。

吾闻马周昔作新丰客,天荒地老无人识

《板桥杂记》写到,一位叫张魁的公子哥年轻时十分风流,喜好流连欢场,箫声是秦淮一绝。后来家道中落却不改奢侈习惯,几乎无以为继。张魁年近七十时路过秦淮,看到曾经的舞榭歌台已变成瓦砾场,心里难过,就坐在河边破烂的板桥上吹洞箫。忽然旁边一扇矮屋的门打开,一位老妇出来看着他说,“此张魁官箫声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