汤继琳:说说价值

那一天去巫溪做一个讲座,从万州至巫溪的车上遇到三位来自主城名校的老师,一路交流。其中一位老师很是好奇地问我:“你为什么会在一所城市学校扎根了21年之久?”我笑说:“因为我只值这一个价。”车上的多少个老师都以为我在开玩笑,他们得出的论断是:为了一个人,留守一座城。而我静心自问:“我的价值多少许”?我得出的论断是:我越来越同意茨威格的一个论调:“上帝给每一个礼物都暗中标了价钱”。

【汤继琳专栏】

我算是一个相称幸运的人,能有多个机会走出去接触外面的世界,接触到那么精良的人。特殊是主城的一些老师,自问,我不能跟他们比较。我也跟我好多的学友不能平起平坐。最初碰到的主城老师是在中英名目里,这些老师,英语素养特别的高,一口流利的英语,教学理念新,教养方法多。当我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那一种差距就是我通过那么多的努力才走到了他们的起点。而这一次参加国培,班里有来自主城的老师,我看着他们每天要把自己班里的课上完,再乘轻轨或者公交赶到学校来上课。天天耗在路上的时间不少于两个小时,而他们,学校的教养品德不减,国培班的学习任务不减。自问,我基础就吃不下来他们的苦。而我所知道的是,他们不仅仅自身个人素养高,他们还特别存在情怀,我亲眼看到他们放弃自己的休息时光,但凡学生下课,午饭或者午休的时候,他们的办公室必定有学生在,或者在听写,或者在背诵,或者在解答。国培汇报演出的时候,他们的表现更是让我自愧弗如。咱们组的节目是一个双簧。剧本是我写的,我跟另一个老师相当于在当中把全体剧情用双簧的形式串起来。写完剧本,我认为可能交差了。在实现第一次排练之后,我觉得成果还行,但组内的其余老师,立即提出来,须要做PPT,需要口红,需要小辫子,需要……总之,咱们的节目,一定要尽如人意。在我看来,这所有都好麻烦的,委曲就好。但几个主城的老师主动把PPT做好。一个老师去买了痱子粉,到处找小辫子,由于没买到,自己买了毛线来做。人人都把本人当成了主人,不人把自己置身事外。在我的教训里,这是很争脸到的。扪心自问,我做不到这一个份。诚然我也有主人翁的精神,但我真的做不到这一个份。

说说价值